Archive for December, 2009

那個平安夜

 
  原本應該開心的平安夜變得不吉祥;罪魁禍首又是那位馬來人,在家鬱悶了一會兒,決定去市區走走。
 
 
  到了牛津街很驚訝的沒有人潮,大多數的店家已經關門了,一個又一個的櫥窗早已換上星期六 boxing day 促銷的醒目字眼,但仍有零零散散的幾家還在趕工粘貼著廣告,這或許是我來了這麼多次牛津街看過最少人的一次。
 
  走了幾分鐘決定去聖誕市場,一到門口看到一對情侶很高調的一邊走一邊唱 lady gaga 的 bad romance ,這是第二次在公眾場合看見路人大聲嚷嚷這首歌。買了一份德國 spicy smoked sausage,香腸本人完全沒辣味,還好有芥末醬和大蒜補救,頗安慰。之前來了兩次,都碰到下雨,這次一直祈禱不要再下雨了。
 
  四處閒晃著,很想吃點甚麼喝點甚麼,之前來的那次買了一杯德國的 hot mulled wine,不是很合口味,這次就不買了。依舊四處遊蕩,來到了遊樂場某處發現有一家很熱鬧,他們家的遊戲是類似小時候在電視上看過的日本闖關遊戲節目,我們管他叫 takashi 城;當然沒這麼大。看見很胖的女生跌倒,看見很娘的男生嬌嗔的反應,看見小孩大人對突發的機關發出陣陣爆笑,看見很多女生在一處機關扮瑪麗蓮夢露拍照留念,看見每個人在玻璃迷宮兜兜轉轉碰碰撞撞,看見裡頭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無盡的笑容,那當下,我也笑了,我身旁的人也都笑了,我被感染了,那是我從中午三點放工之後到晚上八點第一次出現的笑容,發自內心的,很珍貴。
 
  帶著不舍的心情繼續遊魂,來到一處有 band 的中心點,很多人戴著聖誕帽隨著忽快忽慢的節奏跳舞,連酒館外檢垃圾的工人也在拍子上檢垃圾,丟垃圾,擺動身體。叫了一品脫德國啤酒以旁觀者的身份注視著整個熱鬧的情境,遠處不時傳來遊戲 space shot 的尖叫聲,參雜著舞池裡的歡笑聲,路過此處的人也邊走邊扭動身體,還有樂手適時的呼應聲,這就是佳節氣氛嘛。可惜,少了雪的襯托。
 
  覺得身體開始熱了,打算回家,但還是想要吃點甚麼,熱咖啡,巧克力,crepes ,烘餅,披薩等,都挑不起我的興趣,走著走著看見 spanish churros,叫了一份來吃。在出市場的門口,身邊聽見小女孩的哭聲,母親用粵語安慰說這些遊樂設施都是大人玩的,父親幫腔安慰著,小女孩依舊很傷心的邊走邊哭著說甚麼都沒玩到。或許這對父母沒用心吧,我有看見很小很小的摩天輪,那不就是小孩玩的嗎?
 
 
  
 
 
  我用了五個小時發自內心的感到開心,讓那馬來人去見鬼了,但這失望而歸的小女孩需要多少小時才能再展笑顏呢?
 
 
Advertisements

吐奶

 
  今天工作時,對面桌有媽媽一位,少女一位,嬰兒一位。
 
  媽媽突然母性大發對嬰兒不斷親啊,往上揚,親啊,往下丟,親啊,往上揚,咕嘰咕嘰,嬰兒樂開了懷,繼續親啊往下丟,親啊親啊,咕嘰咕嘰,嬰兒仍然樂開了懷,揚啊揚啊,丟啊丟啊,親啊親啊。。。
 
  親了幾分鐘之後,嬰兒的奶吐啊嘔啊,吐啊嘔啊,兩位女性慌了手腳拼命擦拭,奶從嬰兒的嘴巴不斷汩汩而流,吐啊吐啊嘔啊嘔啊。。。少女看見我,跑了過來,我立刻遞了四張紙巾給她,免費。
 
 
  
 
  有顏色。
 

耿耿於懷

 
 
 
不敢說心情不好,但今天工作上有些瑕疵,我耿耿於懷。
那些朋友又來"煩"我,我耿耿於懷。
知道很多事不能強求,我耿耿於懷,耿耿於懷。
 
 
雪花紛飛,耿耿於懷。
狂風暴雨,耿耿於懷。
蕭瑟肅穆,耿耿於懷。
浩瀚無邊,耿耿於懷。
 
很多人,愛上你,離開你,因為他們耿耿於懷。
最後,他們將殺死你。
 
一點點的心事,一點點的計畫,一點點的冀望,人家說,Ces t la vie。
祝,愉快,離開,是因為愛得太痴,愛得太遲,終結了耿耿於懷。
 

我很好涅

 
  
 
 
  很感激朋友對我的關心,呵呵。我只是覺得黑暗很適合我,尤其是沒事做的時候,很多的,煩惱,我稱之為"煩惱",因為它們一直陪著我。
 
  不說那些了。剛才去買點東西,在櫃台還錢,秤了的六顆番茄要我五鎊六,我傻眼,重復問了三次才確定是五鎊,我問老闆為甚麼這麼貴,他說這是義大利的番茄云云,我窩囊的問我可不可以不要買了,還真買不下,不過賤命一條,吃這麼貴去見鬼啊!
 
  昨天去了公司的聖誕派對,因為和大家還不是很熟,語言也不是很好,所以很放不開,就默默的喝酒吃東西。也不太習慣這種酒池肉林,我喜歡酒池,但不太習慣和別人磨蹭跳所謂的辣舞,肢體殘廢也是原因啦。平時的小白兔幾杯黃湯下肚頓時丕變大浪女,平時嚴肅認真的變了癲婆,有點錯愕,是酒精作怪還是洋人真的能公私分明?我也不懂,因為很少去這種場合啦。 
 
  只是,帶著清醒偷偷溜走令我很懊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