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0

威尼斯的夜晚

 
  這四張是唯四的夜景照。
  那時候也才不過9點多,其實只要過了7點,店家關門後,晚上的威尼斯差不多就這樣子了。。。
 
  加上夜晚的冷度真的很驚人,也只有這晚我有精力慢慢給他等,真的冷死我。。。
 
  

  
  左邊那個是等船的,好像晚上都沒有人值班,我搭了幾個不同的地方都沒看到值班人員,要進要出隨便你,
  所以,晚上搭船似乎是免費的,但晚上的威尼斯除了靜,甚麼都沒有,有免費的船搭也沒東西給你看。
 
  
  
  這張是最詭異的,我如常的設置和拍,可是出來變這樣,我覺得還不錯,就保留了,也沒動過甚麼手腳。
  可能當時有甚麼光線反射吧。。。
 
 
  
  你們自己看那些窗口,人都死哪裡去了!
  幾乎都是這樣子,靜悄悄的,旱鴨子跌進水裡我看也只能等死。
 
 
  
  此外,這四張夜照也是我新買的廣角 Sigma 10-20mm 初次獻醜,嘿嘿!
 
 
  
  這只是黃昏,唯一的一張,哈哈!
 
Advertisements

差點忘記生日

 
貌似好久沒出現在照片中,有點害羞了。。。
 
 
最近還不賴,有點忙,全職被經理肯定,也算沒丟鄉親的臉。
某天我問小領導能否早回,很懶惰,累,他說不要這樣,
就算我懶惰,但幹得還是比別人好和細心,我那個感人啊。。。
 
而兼職能夠賺點外快填補全職的低薪,
又能邊學習那個我必須要學習的技術,
有點進展,也算對得起自己的專業了。
 
今年真的差點忘記了生日的存在,
昨天在剝鳄梨時總經理突然冒出一句今天是某個人的大日子喔,
我沒在管他,繼續放感情在我的鳄梨上,然後才意識到他之後說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愣了一下,突然間也想不起今天幾號,就問了同事,我說不是我生日,
我也沒打算說明天才是,但同事還是順便問,我就說了,
29了,有點不可思議的年紀。 
 
上個禮拜有一件事挺有趣的,某天晚上我慣例的到大樓的安全出口吸菸,
樓上傳來幾把渾厚的聲音,幾個警察走了下來,親切的打了招呼,
問我有沒有看見壞人,我說我沒看見任何人。
 
隔晚我又慣例的到那裡,一打開門就看見一位中東人背對我在那裡做些甚麼,
我也沒在管,就繼續我的例行公事,他看我原來不是路過,
就轉身問我是否介意他在做的事;吸毒,
我說沒事,但昨天才在這裡看見警察,叫他小心點,
之後我們閒聊了一下英國的生活和天氣,由於我只穿短褲和單薄的衣服,
冷得直打囉嗦,我完成了我的創舉後就告訴他我得走了,好冷啊。。。
 
 

威尼斯外的色彩

 
  這次到威尼斯其實受了老天眷顧,抵達當天天氣不好,灰濛濛一片,旅館的人告訴我之前一天更悲壯,下了整天的雨,還好,接下來的兩天天氣爆好,天空湛藍藍,陽光暖洋洋,直到我離開的第四天又回到灰濛濛令人感傷的情緒。
 
  由此證明,威尼斯,她愛我。
 
 
  
 
  
  這次去威尼斯帶著我新入手的 Sigma 18-250,我覺得我好喜歡這傢伙,質感好,效果也不錯,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遠距啦~
 
 
  
 
  威尼斯主島的更新留到下一次,因為照片比較多,先更新我到外島的小遊記,叫 Burano,距離主島約七公里,船程約四十分鐘,人口四千,但據我所見,從房子裡出來的,進去的,上橋的,下橋的,岸邊的,店鋪商家,大多數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或中年人,難道這島上沒住年輕人?
 
  
  
 
  
  
  Two stories are attributed to how the city obtained its name. One is that it was initially founded by the Buriana family, and another is that the first settlers of Burano came from the small island of Buranello, five miles to the south.  現在回想,好像真的都是雙層樓。
 
 
  
 
  
 
  
 
  
 
  
  一看到很多屋子前門的物品和擺設都很簡易,我就忍不住一家一家走,用最喜歡也是最簡單的角度一一獵下。
 
 
  
  這四張是最開始弄的,所以不是獨照,懶惰搞回,反正四合一也不錯。
 
 
  
 
  
  如果你問我最喜歡那張,老實說,我會選這張,顏色分明,左邊的白衣褲簡直是畫龍點睛,把悠閒表達得淋漓盡致。
 
 
  然而說到這小島,我覺得來了威尼斯真的不得不來看看,雖然小,但看著到處都是色彩奪目的房子,氛圍和氣息都令人感覺歡愉和安詳,心情要變差也算難的了。這小島以手工蕾絲紡織聞名,但說來慚愧,我一到島上就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只顧著到處走,看房子,尋找有趣的事物,拍拍照。依稀記得是有看到商家售賣蕾絲,但因為其他物品例如化裝舞會的面具和裝扮太突出,蕾絲被我默默的忽略了,或許蕾絲對男生來說也用不著,所以對其不太敏感。 話說,不知道我是否記錯,島上售賣的蕾絲都是亞洲工廠製造,她們本土製造的都是出口到歐洲各地,這很雷人。
 
 
  
  
  
  這兩張有點海軍風,我也很喜歡。
 
 
  
 
 
  至於那些房子,原來不是隨隨便便要漆就漆,我整段給你們抄來,我語言能力差,翻譯的不好就見笑了~
 
  The colours of the houses follow a specific system originating from the golden age of its development; if someone wishes to paint their home, one must send a request to the government, who will respond by making notice of the certain colours permitted for that lot. This practice has resulted in the myriad of warm, pastelly colours that characterises the island today.
 
 
  
 
  
 
  
 
  這小島真的很小,我用了兩個小時就幾乎走完了。
 

威尼斯也還好

 
 
我不否認她的確有迷人的地方,氛圍也挺浪漫的,但過多的遊客,和千篇一律的事物,令人有點疲倦。
入夜之後我懷疑根本都是空房子,十個窗口只有兩個是亮的,旅點的商家也沒跟你客氣;準時關門,
幾乎八點之後,她成為黑暗空城,靜悄悄的,靜悄悄的,任你在她迷離的大腸小道遊蕩。
 
小心,水遁。